热流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流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大将陈赓暴怒为至亲谁敢说我的女儿难看-【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30:27 阅读: 来源:热流道厂家

摘自:李菁 《活在别人的历史里》 文汇出版社 2010年1月 出版

不是最战功赫赫的人,不是最位高权重的人,却是最具传奇色彩的、最不被遗忘的人之一。

离去

很多年后,陈知建都不愿意相信那是一个事实:父亲走了。“那时我刚16岁,还是北京四中的学生,1961年3月16日那一天,父亲的秘书突然把我从课堂上接走,连同兄妹一起坐上到上海的飞机,刚下飞机,有人发给我们每人一个黑纱,我脑子当时都是木的,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因为我见到父亲时他的胸口还是热的啊……我一直想不明白,父亲这样一位大英雄,什么困难没克服过?六次负过重伤,两条腿都被打断过,怎么会被这样一个小小的心脏病打败了呢?”

那时,11岁的陈知进与弟弟陈知庶都在北京读书,只有小弟陈知涯跟随父母到了上海。“一下飞机,我看见了小涯,他一见我就说:‘爸爸死了,大家都哭了,我也上楼哭了一场。’”此前,即便已预感到“出大事了”,但陈知进心底还是隐隐存有一点侥幸,而弟弟知涯的话让她彻底绝望。上了汽车后,不谙世事的知涯还继续念叨着:“真是的,死了个大将,都不让玩了。”见到安眠于床上的父亲,7岁的知庶与6岁的知涯都以为是父亲睡着了,两个弟弟拼命上前推:“爸爸,你醒醒……”回忆起那令人心碎的一幕,56岁的陈知进不禁红了眼圈。

所有人都不愿意相信,那么一个生气勃勃、诙谐幽默,似乎永远充满着笑意的陈赓大将,生命的指针怎么会就永远地停在58岁。

北京治疗无精症价格

全国十大胃癌医院排名

卵巢早衰了如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