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流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流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田朴珺谈建筑大师李布斯金找对了老婆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26:37 阅读: 来源:热流道厂家

田朴珺谈建筑大师李布斯金:找对了老婆

田朴珺(资料图)

腾讯娱乐讯 据《智族GQ》报道,尽管田朴珺为杂志撰写的男闺蜜专栏一早引发了不小的风波,但丝毫未阻碍她继续写专栏的步伐。在最新一期专栏中,田朴珺写道了犹太裔建筑师丹尼尔·李布斯金,通过对其夫妇相处的描写,继而联想到找到一个对的老婆对建筑大师是何其重要。

田朴珺为《智族GQ》专栏撰文《找对老婆才能成为建筑大师》全文:

有句老话叫“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其实在我看来,男人找对老婆,对人生和事业也是至关重要的,我认识的一位波兰裔美国建筑大师丹尼尔·李布斯金(Daniel Liebskind)就是这样。他最著名的两个项目是纽约世贸中心重建和柏林犹太人博物馆,目前还在主持2015年米兰世博会的总体规划。

有幸见面,是在去年米兰家居展的一次朋友聚会上。我一个朋友和李布斯金私交甚笃,是第一个把他作品引进中国的人。见面前,朋友热切地谈论他是如何从全球诸多设计大师中脱颖而出,被选中主持纽约世贸中心的重建,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加上那晚他又迟到了半小时,更加重了我对他的期待。我想象中的他,是个酷酷的桀骜不驯的艺术家。

所以,当一个小个子、留着小平头、脸上皮肤像农夫一样的老人,穿着一件普通的黑色夹克,灰黑色卡其布裤子,和一个看起来同样平凡的老太太,手拉着手极其恩爱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可以想像我有多错愕。

然而这还不是最难忘的。夫妻两人吃饭时不时地拉着手。吃完之后,在我们面前,两个人竟然旁若无人地拥在一起,热吻了起来。

后来跟朋友讲起,才知道了“考拉”和“北极熊”的故事。这是夫妻两人对彼此的昵称,“考拉”是出生于波兰特别怕冷的李布斯金,而“北极熊”是出生在加拿大又特别怕热的尼娜,两个有着巨大体征差异的人,互相迁就,生活在一起。

“我是在火车上出生的。”李布斯金对我说。他生于1946年5月,是个犹太人。他家族中有13个人死于纳粹集中营,父母是大屠杀的幸存者,在逃亡时相识相爱。Liebskind是他们在逃亡时用的名字,在德语中意为lovelychild。

小时候,他是个拥有神奇音乐天赋的孩子,手风琴拉得非常好。11岁随全家迁居以色列特拉维夫后,他13岁以演奏手风琴获得美国-以色列文化基金会的奖学金,当时在他身边拉小提琴的,是大他1岁的伊扎克﹒帕尔曼。靠着这笔奖学金,他们全家得以移民美国。

“你生命中印象最深的画面是什么?”我问他。李布斯金对我说,他难以忘怀曼哈顿的天际线。那年,他们全家坐着最后一艘移民船从以色列去美国。到达曼哈顿时,他和大家一样,首先看到的是自由女神以及意味着自由世界的由摩天大楼组成的天际线。我不知道他后来设计最大的特点,那些凝练的线条,是不是来自这个意味悠长的印象。

尼娜出生在加拿大的一个政治世家,家族出了一个总理和几个部长。在遇到李布斯金之前,尼娜一直希望从政,所以对自己的要求极为苛刻。每天有严格的作息要求,做演讲训练。听说直到第三次见面时李布斯金才对尼娜产生好感,可是怕被拒绝,就画了幅很抽象的小画寄给尼娜表达爱慕之情。尼娜把画给父亲看,父亲是政治家,看了半天没看明白。可尼娜看明白了李布斯金的意思。她决定放弃自己的政治梦想,成为了李布斯金的贤内助。

与尼娜交谈,看不出家族显赫的背景,她像个中学教师一样,身上散发着随和的气息。会双眼一直温和地看你,用心听你说的每一句话。尼娜跟我说,他们在世界8个不同国家居住过,因为李布斯金特别爱搬家,而每次搬家都是她打理一切,从租房子到买家具。每次搬家,“考拉”就会对“大白熊”说,必须要搬家了,再不搬我就快死了。“大白熊”就会想办法劝阻,“考拉”就会说,“再住下去,我就没有任何艺术创意了。”“大白熊”无奈,拿出地图说,“好吧,这次我们搬到什么地方?”

她还说到一个小细节。“考拉”特别喜欢散步,每次“考拉”想拉着她散步时,都会说,“你必须陪着我。”走了二十分钟,她想回去,他都会着急:“没有你跟着我,没有你压迫我,我的创意出不来。”她无奈只能陪他走一个多小时。然后回家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听一个多小时的古典音乐,“考拉”再开始创作。这成了他们的一种生活习惯。

大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说过,建筑师应该知道三件事情:第一,如何得到项目;第二,如何得到项目;第三,如何得到项目。建筑师和艺术家、哲学家、作家不同,他必须完全依靠别人——有钱的人,而且是很有钱的人。因为盖房子很花钱,即使盖一间小房子也一样。

在如何得到项目上,“考拉”更需要“大白熊”的支持。据说李布斯金最著名的建筑之一,柏林犹太人博物馆竞标时,他以对纳粹绝对的否定态度打败了其他建筑师的中性立场,获得胜利。但后来该项目却因财政问题险些被柏林政府中止。是夫人尼娜利用海外媒体、当地舆论和犹太人的势力,宣扬“这栋建筑的意义——德国人发挥了政治家的头脑,有了该面对自己历史的地方”,向政府施加压力,才最终让项目得以建成。

而纽约世贸中心重建项目,李布斯金所构想的5栋独立高度螺旋上升的高楼,及那个精彩的“光之锲”,据说设计灵感都来自于与尼娜散步时的启发。

听说在建筑界,这样的夫妻合伙人很多,比如安藤忠雄,王澍,Fuksas(深圳机场),UNstudio,FOA。老牌的贝聿铭,罗伯特· 文丘里,Norman Foster都是先生负责设计工作,太太负责管理事务所。

听尼娜说,他们现在搬到了纽约,在离世贸中心很近的翠贝卡买了一套公寓,李布斯金花了很长时间改造那个老房子。尼娜邀请我到他家做客,我非常期待看到一个建筑大师的家会是什么样子。但我更好奇的是,当年李布斯金给尼娜的那幅画,到底画了什么呢?

贵阳镭射电化铝

江西肉牛养殖技术

合肥焦油

南京小型农业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