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流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流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纺织业税负重致竞争力下降两会代表委员呼吁减税0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8:24 阅读: 来源:热流道厂家

纺织业税负重致竞争力下降 两会代表委员呼吁减税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减税”成众多企业的共同呼唤,这对纺织行业来讲更为迫切。多位纺织行业的代表委员在两会期间共同呼吁,在今年复杂的经济形势下,纺织企业尤其是小微型企业生存困难,亟待进一步深化棉花流通体制改革,为企业减轻税收负担。  税负重或导致竞争力下降  “作为人大代表,我已经就棉花问题提了五次议案了。”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孝棉实业集团董事长孙应安说。他所提的棉花采购加工增值税的“高征低扣”,是全行业多年来持续呼吁的话题,但至今仍然收效甚微。  棉花是棉纺织加工企业的主要原料,占总生产成本的70%以上,长期以来,棉纺织企业棉花购进抵扣税率为13%,而棉纺织产品增值税销项税率为17%,差额税费一直由企业自行承担,这就意味着即使不增值,棉纺织产品也要承担4%的税赋,这对利润本就十分微薄的纺织企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从去年到今年以来,整个棉纺织行业,受到国际形势以及用工紧张的影响非常困难,70%企业利润率在0.7%以下,比银行利息还低。”孙应安说。  另外,棉花进口滑准税政策及配额制也造成纺织行业税负压力加大。我国自2005年开始对89.4万吨以外的新增配额进口棉花实施滑准税率。即在进口棉花时,当国际市场的棉花价格比国内低时,自动提高进口税率,使进口后的棉花价格与国内棉花价格持平。纺织行业是市场化程度非常高的产业,产品是国际市场定价,滑准税的实施使得国内外棉花价格价差逐步拉大。  近几年,我国棉花价格出现“过山车”,为稳定棉价开始实施临时收储。截止2月底国家累计收储棉花近270万吨,占年度产量的近四成。此举虽有利于稳定棉价,但也进一步拉开了国内外棉花价差,目前国内棉价已高于国外棉价超过4000元,这将使得我国纺织行业处于非常不利的国际竞争环境中。  “毫无疑问肯定是有影响的,一个简单的例子,去年整个纺织品出口基本数量上没有增加。比如美国市场,现在的毛巾跟棉制品出口都下降了,谁增加了?印度增加了,原因很简单,它棉花便宜。”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说。  孙应安也表示,现在棉制品的价格竞争不具备国际竞争优势,很多价格报出去之后,基本上订单就流失了。  企业为避压力向东南亚转移  随着近年来国内外市场环境变化、经济增速减缓、原材料成本、劳动力成本增加、企业用地成本上升、节能减排压力加大、人民币汇率升值等方面困难及2011年以来国家为抑制通胀实施货币紧缩政策的影响,使得纺织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更为困难。  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最新对外公布的消息,去年我国纺织业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均呈现放缓势头,出口数量和行业利润增幅下滑尤为突出,其中规模以上企业全年实现利润2956.42亿元,同比增长25.94%,比一季度增速回落27.6个百分点。目前,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开工率在80%以上,但部分中小微企业出口加工型企业困难较为明显,珠三角一些产业集群的开工率仅40%左右。  在多重压力之下,据调研目前不但相当比例的国际订单开始向东南亚国家转移,国内不少大型纺织服装企业也出现了到东南亚办厂的趋向。  “现在我们更加担忧的问题是,因为我国长期处于资源配置不同价格的情况下,可能会有一些企业把厂子搬到外面去。棉花在纺织品成本中所占比重非常高,占到70%多,存在着未老先衰的问题,我们不是没有竞争,是可以有竞争的,但因为人家的棉花便宜,所以搬出去。上个月我们在东南亚专门看了一下,还是不无担忧的。”王天凯说。  孙应安也表示,东南亚地区成本确实比较低,目前国内工人工资基本上很高了。“所以很多孝棉的服装厂都转移过去了,我们有这个想法,也去考察过了,但是由于我们目前主要是纺纱和织布,虽然它工资低,但是效益也不高,所以目前还没有搬过去。”  另外一个坏消息是,3月5日,印度工商部发布棉花出口禁令,决定从即日起禁止印度棉花出口。目前,印度是我国棉花第二大进口国,如果禁令严格实施将对国内纺织企业产生较大影响。近年来印度已成为中国等纺织品出口大国在国际市场中的对手,尤其是在低端纺织品方面,印度依靠低廉的原料成本与劳动力成本优势,不断蚕食中国的国际市场份额,印度此举也是为了提高终端纺织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代表委员集体呼吁减税  纺织工业是我国国民经济传统支柱产业和重要的民生产业,也是国际竞争优势明显的产业。并且纺织行业中小企业在数量上占有绝对比重,约占行业企业数量的99%,解决一千多万人就业。由于主要原材料是棉花,行业发展好坏关系棉农的收入能否提高。一旦这类企业过多关停,将直接影响就业和社会稳定。  多位代表委员建议国家在今年继续完善的结构性减税政策中,优先考虑棉纺织业的具体情况和实际困难,对棉纺织行业执行统一税赋,将棉花进项抵扣由13%提高到17%,使进项、销项税一致,减轻企业税赋压力。  “我们非常希望通过流通体制的改革,能够真正按照市场配置资源的原则,让企业能够自由的去购棉。至于怎么保护农民的利益?我认为会有办法的,只要把这些原则都商量好了。”王天凯说。他建议应当进一步深化棉花流通体制改革等问题,着重调整和完善棉花收、放储及扩大进口等政策,逐步缩小国内外棉价差距。  全国人大代表、富润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赵林中提出,希望从三方面减轻纺织行业的税负,除了将棉花进项抵扣由13%提高到17%外,建议对纺织行业的人工工资在计征增值税时允许扣除;允许纺织行业的研发投入、品牌营销费用列入增值税进项税抵扣范围,或对部分优势创新企业和品牌企业实行增值税“即征即返”。  孙应安认为,目前减税的条件已经很成熟了。“我们国家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国力已经增强了,去年税收已经过10万亿,与其由国家转移支付,还不如直接给这个行业减负,让这个行业自身能够有发展。另外,温总理提出来要把分配蛋糕做好,要提高居民以及产业工人的收入,要提高这个产业职工的收入,不如直接扶持这个产业,让这个产业自身能够解决工人的问题。”

ib教育

培训alevel

补习a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