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流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流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花样姐姐总导演李根昱韩国的播出机制做不了综艺大电影

发布时间:2020-07-21 10:11:35 阅读: 来源:热流道厂家

文 | 吴立湘

??“花样”系列的罗英石不停地来中国指导,韩版《我是歌手》的PD(program director,节目导演)金英熙刚刚宣布离职,MBC的金泰浩也因为各种《无限挑战》被写到了各家电视台的PPT上面……可以说,昔日韩国一线PD都已经在中国的“韩流风口”下开始往国内输送。

以上说的还是体制内的PD,体制外韩国也有一大批优秀的PD。因为不再受限制度,他们对中国这个风口更为敏感——像近日刚刚结束的东方卫视《花样姐姐》,其韩国组总导演李根昱就已经在中国成立了一家新公司韩悦盛世,并扩展至了30多名成员的规模,甚至还投资了《花样姐姐》大电影。其实,大概从6年前开始,这个在韩国研发过韩版《妈妈咪呀》、参与过《花样》系列等项目的资深导演,就已经默默开始了对中国的关注。

近日,娱乐资本论也对李根昱导演进行了专访,聊了聊韩国的电视台体制、中韩合作容易产生的问题,和《花儿与少年》的对比,以及李根昱在韩国想都不敢想的综艺大电影现象。

扎根中国淘金:不想只当佣兵,想真正做好一个节目

近几年,中韩合拍的大综艺可不要太多,这个合作时间也不要太久。某些年复一年请韩国团队的节目,拍出来的节目仍然不好看,画面镜头音乐似乎都韩范起来了,但就是不受欢迎。另一方面,模仿韩版的山寨版又层出不穷,甚至在同题竞争的情况下,收视率反而高于原版。

这种种现象,也导致业内有一些说法:“韩国导演不懂中国国情”、“他们很多就是来赚个快钱”、“语言沟通不顺畅中方学不到东西”。最终种种矛盾积累下来,小娱甚至听说有翻译转行进入编导行业的,“好像到了最后翻译反而学的最多。

也正是因为有了类似的判断,从5、6年前,就和SMG等中方合作了的李根昱导演,最终决定真正在中国扎根下来,“我们不想只当佣兵,要真正做一个好节目”。而相当看好中国综艺市场的李根昱,甚至还参与了综艺电影《花样姐姐》的投资。

Q&A

小娱:您在中国合作的第一个项目是什么?

李根昱:是《青春进行时》,当时有付辛博、井柏然、张馨予等主演。

小娱:是个情景剧?

李根昱:对,是翻拍自韩国的电视剧《Non Stop》,其实《Non Stop》我就是原版的导演,当时赵寅成等人主演,在韩国有很高的人气。很多人会很好奇为什么我还拍电视剧,实际上在韩国,综艺导演和情节搞笑剧是一批人,电视剧是另外一批人。而这些搞笑的手段现在已经完全被中国观众接受了。

小娱:后面呢?

李根昱:我们的部分导演,也有参与《最强大脑》等项目。其中《妈妈咪呀》是我们在韩国研发的模式,这也是我们全盘引进到了国内。因为和CJ合作关系良好,CJ的韩版《花样爷爷》、《花样姐姐》系列我们公司的PD、VJ(Visual Jockey,影像骑师,也即随身摄影师)都有参与韩版拍摄。

小娱:那你们和东方卫视版“花样”系列是什么关系呢?

李根昱:像很多原版里的摄影、编剧这次都全程参与了东方卫视版的拍摄,而我们公司韩悦盛世就在代理他们在中国的业务。我自己是韩国制作组总导演。

小娱:他们不是CJ的吗?

李根昱:对于韩国人来说,编剧、摄影都是属于外面社会制作公司的,通常只有导演是属于电视台的,因此在韩版中,CJ自己公司并不会聘用编剧、摄影,而是去通过我们公司招聘这些人。不过许多编剧都是工作室形式,摄影一般则有专门的摄影公司。

小娱: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在中国成立公司?做飞行导演不好吗?

李根昱:在中国开公司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的人文和文化,这样才能创作出适合中国观众口味的原创节目。另外别看我们公司成立在中国,但我们也有韩国优秀的资源,因为韩国那边现在都是通用的。

小娱:你们准备怎么做《花样姐姐》大电影?

李根昱:我觉得在不打破基本的常规节目的主旨的范围之内,开发新的结构设置,创造在常规节目中没有看到过的,或者说可以强化常规节目中好的设置,压缩后,做成电影,才能做成功。

而韩悦盛世在这次电影中,除了和节目一样会共同承担编剧、现场执行和流程管理的工作外,也参与了电影的投资。

小娱:参与投资?韩国都没有综艺电影吧,你们怎么敢?

李根昱:因为韩国是周播制,中国是季播制,我认为这恰恰对综艺的电影化起到了积极地作用,也提高了成功性。这相当于综艺节目给电影做了三个月的宣传啊。

韩国也曾电视体制僵化:我们都有白承灿的阶段,要有勇气才离开电视台

近日,金秀贤主演的《制作人》热播,剧中金秀贤饰演的艺能局PD白承灿,因为呆萌属性和被《两天一夜》PD罗俊模狂虐的悲惨遭遇,尤其让人感到可怜。实际上,李根昱告诉记者其实在看《制作人》的过程中,他也深刻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影子:“金秀贤是忙内PD,也就是菜鸟PD的意思,永远要做最繁琐的事情。”

原来,在韩国这种等级森严的地方,其PD也被严格的分为一二三等,其中一等当然是罗英石、李明翰、刘浩镇(两人代表作均为《两天一夜》)、金泰浩(代表作《无限挑战》)、金英熙(代表作《我是歌手》)、徐秀敏(代表作《搞笑演唱会》)这些。

除此以外,韩国综艺制也和国内很像,都是大型电视台把控大量的资源。不过,近几年韩国国内也和中国一样,大家都在反思体制问题,像当年罗英石从KBS综艺部跳槽到TVN后,不少人就很诟病KBS体制僵化,没能力留住人才。但像李根昱导演这样,在总PD的位置上逃离体制,这种现象“在韩国也特别少”。为此,李根昱导演也和娱乐资本论,聊了下韩国的体制现状。

Q&A

小娱:听说您最开始是在MBC工作?

李根昱:是的,当时MBC的《jump》、《non stop》、《想见一次》都是我做的。其中《想见一次》是我跳出体制后做的第一个节目,一下子就火了,现在央视也有了一个同类节目,很受观众欢迎。

小娱:为什么要从体制里面跳出来呢?

李根昱:刚开始我做周日的大型季播,之后还被要求接周间档以及白天的一些节目,觉得无法集中精力去做好自己想做的节目,而是做是被领导要求的节目,我又不愿意去做。还不如跳出来。可以说,如果当时没有出来,就没有韩版《妈妈咪呀》。

当时mbc、cj集团和李代表长期合作,有节目项目就找李代表出来合作。当时有一定的基础。还承制了SBS、KBS等电视台的节目。

小娱:2002年离开的?

李根昱:对,我之前在电视台呆了7年多,真的是从白承灿一样的忙内PD做起来的。进去的时候我和他一样在综艺部,先是接综艺项目,后来接脱口秀。当时离职的时候,因为我先是做周日晚上的综艺,这是最好的时段;后面渐渐做其他时候的夜间节目,再做工作日的白天档节目,时段越来越不好。没有办法只能跳出体制外。

小娱:出来时怎么渡过创业时的难关呢?

李根昱:因为韩国电视圈比较小,我的前辈分布在不同的电视台里面,他们知道我离开MBC后,就请我去做节目。不过这个过程也很难,因为韩国在很多年前和中国一样,都是禁止社会公司参与的,后面才慢慢打开大门欢迎外面的公司。

小娱:您是怎么做到《妈妈咪呀》的总PD的?

李根昱:cj的综艺部部长是我的前辈,因为我之前做了很多搞笑的节目,后面就想做一个感动全韩国的节目。然后我拿着《super pa》的案子给了cj,他们就让我做总PD了。

东方卫视版《花样姐姐》VS湖南卫视版《花儿与少年》:观众向往的美好的才是“花样”系列的重点

说到李根昱的作品,以及韩系的风格,现在大家感受最为强烈的就是《花样姐姐》以及设置类似的《花儿与少年2》。两者虽然有版权之争,但细分析其内核却是千差万别,前者在李根昱看来就是典型的“观察综艺或慢综艺”,一切脚本设置都是为了传递美好发现并放大生活中有情趣的细节;而后者从第一季开始就充斥着各种火药味和绯闻话题,而芒果热衷的剧情冲突、话题设置在这档“真人秀”的旅游节目中更为明显,甚至剪辑出了完全和正片故事不相符合的“全新预告片”,由此也开发了“撕x综艺”和“神级预告片”两个新品类。

Q&A

小娱:你看了《花儿与少年》吗?

李根昱:看了,首先这个节目并非版权购买节目。另外,他们更注重人和人关系的设置,他们更倾向于电视剧版的故事结构形态,这和我们的理念不一致。

小娱:你们的理念是?

李根昱:在“花样”系列中,我们需要注重风景、注重我们演员开心享受旅行的画面,这是重点。因为我们的受众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出去旅游,但是通过明星们的带领,他们能看到自己向往的地方,能和嘉宾一样感到幸福。

小娱:“花样系列”和《两天一夜》有什么理念上的不同?

李根昱:《两天一夜》时还是游戏节目和真人秀混合体裁,“花样系列”则直接成为对嘉宾真实状态的最单纯描绘。不需要做游戏,也不需要“笑果”,制作组只在边上观察,记录。

小娱:您似乎很强调观察的感觉?不会担心太慢了?

李根昱:我感觉中国的观众越来越适应花样系列的节目了,似乎中国的观众学会了等待。而且从我们播出的第五期看,就是《花少2》播出后,反而看到数据显示很多观众涌入到我们节目里面,也许是我们给人感觉更真实。

很多人说我们《花样姐姐》好笑,但我们并不刻意搞笑,韩版《花样姐姐》也不是搞笑的,而是由演员的关系自由发展的笑点。通过情景、环境,演员们的反应,诱导出了一些好玩的东西,不是刻意设置的。

小娱:似乎《花样爷爷》并没有赢过《花少1》?

李根昱:5年前“花样系列”刚刚在韩国出来的时候,也没有特别火。我感觉观众也在养成的过程,慢慢的韩国的观众非常喜欢这类节目。

小娱:您觉得中国观众有什么和韩国观众不一样的地方?

李根昱:最早的时候我来中国是做情景剧的,但非常失败,因为采用了夸张的手法,这些是中国中老年观众完全无法接受的,尤其是跌跌撞撞的姿势、duang的音效,他们都觉得很奇怪。但观众会慢慢被同化,就会get到这个笑点。

小娱:那种哭点方面,有什么不一样的?

李根昱:好的节目,观众看到不单是哈哈大笑,还要能流泪。但我发现中韩容易感动的人群有一点差异,比如说韩版《妈妈咪呀》都是主妇,因为她们在家庭里面很痛苦,需要照顾公婆,地位也低;但在中国《妈妈咪呀》里,就要主抓亲子关系。

Yes!我们是国内唯一一个由财经记者(郑道森)和文娱记者(吴立湘)共同运营的微信公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娱乐资本论(或 yulezibenlun) 即可获取。

前端框架实例

docker学习教程

数据库学习视频

区块链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