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流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流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夏斌以充分市场化和有限全球化分步推进金融改革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3:59 阅读: 来源:热流道厂家

夏斌:以充分市场化和有限全球化分步推进金融改革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看来,“充分市场化和有限全球化”是当下中国金融改革的总体原则。不过,此原则该如何落实,在《第一财经日报》今日推出的专访内容中,夏斌剖析了金融发展的三对矛盾,并认为金融开放时应处理好汇率、资本管理、人民币国际化三项政策的协调。  处理好汇率、资本管理、人民币国际化三项政策的协调问题  第一财经日报:对于资本账户开放,你的观点比较谨慎,建议通过资本账户应该渐进的开放,并与汇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国际化、金融监管的加强等一系列制度协调好,当下,我们看到,在一季度,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额已经出现“井喷”之势,香港的人民币存量已经超过4500亿元,并有望在年底达到万亿,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民币回流的需求正在增加,现在是不是打开“通道”的时机?怎样理解离岸金融市场的兴起对在岸金融市场稳定的影响?  夏斌:不是现在是不是应该打开“通道”的问题,而是在处理中国金融开放中的汇率、资本管理、人民币国际化这三项核心内容时,从大原则讲,是必须自始至终要处理好的政策协调问题。  我从2009年来一直呼吁,人民币国际化的核心思路是三条:一是先让人民币走出去,二是让人民币在境外自己“玩起来”,三是还要“有控制的”让人民币回流一部分。  这自然意味着,在制度设计上,从开始就要打开“通道”。关键是以什么形式、什么载体打开“通道”?根据市场发展,打开多大的“通道”?其实目前“通道”已经打开,譬如,我国已在香港发行主权与准主权债券,境外三类金融机构所持人民币可进入我国的货币市场。  现在的问题是,“通道”能否打得再快一些。譬如能否加快境外人民币基金投资境内?人民币QFII?人民币债券对外开放等等?当然这需要统一筹划。但是不管怎么说,同时又要冷静,现在还没有到完全自由打开“通道”的时候。  关于离岸市场的影响问题,目前这一市场还在发展中。可以说它对在岸市场有各种各样的影响,但归结到一点,就是最后对中国人民银行执行独立货币政策的影响,或者说挑战。现在我们资本项下还没有完全放开,具体说,影响表现在通过套汇、套利行为,对国内货币供给的压力,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稀奇。  解决的出路无非是两条,在逐步的、有限的金融全球化中,一是国内的配套改革一定要跟上,包括国内的货币供给机制及调控方法的改革,利率的市场化改革等,二是相应的一定要加快汇率的改革和资本项下进一步开放的改革。  金融发展的三对矛盾  日报:在对我国对外资产负债表分析时,您提到“目前我国资本账户管理下的对外资产运用效益是比较低的,隐藏着较大的外部风险暴露”,对于这一点,愿闻其详。  夏斌:这一观点主要在分析我国金融现实特征,即“金融滞后”和“金融弱国”时提出的。不少学者从比较成熟金融市场、从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结果”层面,常用直接融资比例,金融资产/GDP比例等指标,来描述我国的“金融滞后”。  我是从金融应发挥的功能、机理层面,从国民经济正常运行中的金融矛盾、问题出发,寻找金融发展的滞后。发现有三对矛盾,一是产能过剩与资源配置不合适、一些部门投资不足的矛盾。后者如中小企业、“三农”、服务经济、创业投资等的不足。二是货币过多与货币迷失、一些瓶颈行业资本不足的矛盾。第三点就是你提出的问题,对外大量的金融投资和较高水平的FDI并存。  前者指三万多亿美元储备资产的运用是个典型数据。在国际资金循环中,我国的大量外汇资金投资于西方金融市场,西方市场又将其中的一部分直接投资我国。前者多为债券投资,利率较低,后者多为股权投资,分红回报较高,其结果表现为中国总体净资产收益率极低。  外储管理应扩大“池子”范围  日报:在外汇储备管理原则上,您提到可用适量外汇,去解决体制改革和结构调整中多年积累的历史痼疾,我们注意到,外汇储备作为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也要承担支付外汇占款对冲成本的责任。有观点认为,如果将资产从央行资产负债表中拿走,那么央行就无法承担这个负债,您怎么看?  在外汇储备投资上,我们听到这样一种声音,由于存在“池子太小鱼太大”的原因,外汇储备投资大宗商品和黄金并不现实,你怎么看?  夏斌:对于你说的,从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方拿走外汇,与负债方如何平衡这一问题,我注意到了,有些人包括一些专家也在这么说。  其实,这是一个简单的误解。我在各种场合讲加快外汇资产的运用,让政府去运用,让企业与居民去运用,潜台词非常清楚,搞宏观金融的都明白,不可能是无偿地拿走,而是讲谁要外汇,谁就通过发人民币债,筹集人民币,或者直接用人民币来买外汇。  这样,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外汇资产减一块,央行收回一块人民币的同时,负债方流通中人民币也减一块,资产负债表仍然是平的,一点不存在问题。现在关键是不能让央行一家去用外汇。  至于“鱼大池子小”的问题,看你怎么分析。第一,我在2006年提出用外汇储备抓紧买一些黄金,这里的重点是提出一个战略方向、一个战略原则。因为过去不重视,要尽快重视起来。  从长期看,人民币要国际化,必须认识到黄金是一项重要的战略储备,这并不是想恢复金本位,也没有那么傻,让几万亿外汇一下子全去买黄金。而是提出“逢低吸纳、长期购买”的原则,这一点过去没确立起来,现在要确立。至于如何买,那是具体部门的事,他们会秘密操作。  第二,关于大宗商品,我认为只要是中国崛起短期、长期需要的,都应该设法去买。至于买不着,那是另一回事。我记得在2006年时曾说过,美国发那么多美元,我们就应该用美元去买大宗商品,买到一定的时候,美国也会担心美国国内通胀的。当然对这个问题,一方面,我们要清醒,要用好外汇,另一方面,自己也要加快发展方式的转变,减少外汇过快的增长,加快提升国内的消费,提升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不能产生那么多的污染,不能在物价问题上引起与各国更多的尖锐矛盾。  第三,同时一定要看到,“池子”不应该仅仅是指黄金与大宗商品,要放大“池子”的边界。生产大宗商品的企业股权、其他包括优质金融企业的股权、先进的设备与技术、优秀的人才,以及其他一切有利于中国崛起的各种资源,都应看作是“池子”。而且这一池子还可以包括适当用于提高国民福利的商品与服务。只要不涉及“二次兑换”问题,都可以看作是“池子”。如果是这样看问题,“池子”不应该是小的,因此关键看认识,看具体操作的能力与效率问题。

太原哪里的医院治男科好

惠农癫痫医院

杭州无痛人流那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