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流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流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科幻电影史视角美国影评人论黑豹石康军

发布时间:2020-10-18 18:24:13 阅读: 来源:热流道厂家

文 | 德维卡·吉里什(Devika Girish),原载于美国电影杂志《电影评论》(Film Comment)

译 | csh

“幕味儿”按:最新的超级英雄电影《黑豹》引发了人们激烈的讨论。有人赞叹其突破性,有人暗讽其“政治正确”,甚至连“政治正确”一词的“滥用”都遭到炮轰。那么,它的政治内涵究竟是什么?它又“正确”到何种程度?我们似乎需要一个准确的坐标来定义它,而不仅仅是沉迷于贴标签的游戏。美国著名电影杂志《电影评论》的影评人德维卡·吉里什的长文从科幻电影史的角度出发,对《黑豹》展开了一番深刻的剖析。在此呈上这篇文章的选译,它究竟是激进还是保守,它的迷人之处究竟在什么地方,相信各位读完此文自有分晓。本文翻译,仅供学习参考,请勿商业性使用及传播。

科幻电影与技术本身一向存在着一种悖论关系:科幻电影的主题时常警醒我们科学过分发展的危险,而它的观影快感却总是来自电影技术的迅猛发展。

半个世纪以前,特效是美国科幻电影的存在之源。一张1955年的外星人入侵电影《飞碟征空》的海报上给出了这样承诺:“从未见过的奇幻景象,如今在银幕上成为可能!”正像苏珊·桑塔格1965年所写的那样,这些反乌托邦未来科幻电影的“感官细化”,使得观众能够“参与到一个人从生到死的奇幻历程之中,甚至可以亲历城市的衰亡,与人类自身的毁灭。”在这样一个被“大毁灭”的幽灵所缠绕的时代,人们的忧虑通过科幻电影的大场面得以被恰当地疏解。

然而,在二十世纪最后的数十年间,曾经作为科幻电影特征之物,被好莱坞电影所舍弃;如今早已显得平乏的“从生到死的奇幻历程”,似乎成为预示电影之死的征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为了应对科幻电影中急速膨胀的、热衷破坏的亚类型——超级英雄电影,主流影片充满了各种视觉效果打造的破坏性影像,各种生物轮番发泄怒火:半神、外星人、海盗、木乃伊、异形、变种的猿类、变形的汽车,以及人类。

不用说,这些影片是在混杂而成的自洽世界中运转的,但值得道明的是,这些作品中的视觉元素——不管被技术打磨到何种程度——变得越来越抽象,以至于被抽离了主题性。

在1968年的《人猿星球》中,自由女神像被搅毁的意象激起了人们深重而持久的恐慌;然而,在2017年的《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中,那群有名无实的人猿击败纳粹式的士兵,并逃离白雪覆盖的“集中营”的场景,就像漫威那无尽的二战重述那样,令我们觉得不再那么“切题”了。

这并不能说明冷战时代对于法西斯主义、非人化和核战的影响已经不再是社会议题(或许恰恰相反,由于政客最近已经主导了世界舞台)。但是当代的科幻作品和超级英雄大片在塑造这些残酷场面的时候,已经不再考虑它们在当今社会扮演的角色,或是它们所冲击的社会群体。

一部常见的科幻电影(例如X-战警系列)会描绘一种西方式的帝国主义被一群西方白人所打击的景象——这是一种种族主义、殖民主义的反乌托邦寓言,因为它几乎完全忽视了真正的受害者。

当种族上的少数派出现在这种电影中,他们要么是空泛的角色,其种族内涵没有真正被挖掘(蓝多·卡瑞辛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要么本身就散发着种族主义的气息(像是《第九区》里少数派聚居区那些昆虫般的外星人,或是Netflix的《光灵》里对拉丁裔与黑人的刻板印象,即使这些种族仅存在于电影世界)。在大银幕上的科幻电影中,有色人种很少有机会能够表现、甚至质疑他们自己被征服、剥削的生命经验。

瑞恩·库格勒的《黑豹》标志着对这一趋势的激进反叛。黑人超级英雄十分罕有,但并非绝迹:特查拉在电影中登场之前,刀锋战士和猫女早已成为他们各自电影的焦点;猎鹰一直是复仇者联盟中的(虽说不大重要的)老牌角色;卢克·凯奇也始终是漫威电视宇宙中的重要人物。

但是,比起这些只是穿着服装的英雄,黑豹要更为接近非洲未来主义的偶像桑·日阿。在它的先驱——1974年的电影《太空即地点》中,桑·日阿想象了一个外星球上的、伊甸园式的黑人殖民地。桑·日阿表明,它存在于“时间的另一侧”,并将重写非裔美国人的历史。

《黑豹》中的特查拉(查德威克·博斯曼饰)统治着一个黑人版本的尘世国土:瓦坎达,一个高度发展的科技乌托邦,这里不曾被殖民主义所染指。由于广袤的振金(Vibranium)资源,它拥有强大的科技力量,得以保护自己不受剥削与冲击——它隐藏在西方对于非洲的刻板印象之后。

当特查拉和他的护卫队队长奥克耶(达娜·古瑞拉饰)搭乘他们像是宇宙飞船的皇家猛禽战斗机飞入瓦坎达的时候,他们穿越了一个看不见的全息屏障——西方世界之无知的具象化——在他们下方旋转的平原开始溶解,青翠的山峦之上浮现出一座耀眼的大都会。它恰恰与影片中许多其他必要的场景一起,重新定义了全球想象中的非洲景象。

瓦坎达遗世独立的决心也是一个绝佳的范例,它体现了《黑豹》热切地对现实作出反应,即使它抹消了过去:它是一个前殖民式的幻想,但深切地意识到新殖民时期的地缘政治。当剧中的反派埃里克·基尔蒙格(迈克尔·B·乔丹饰),这个在美国东山再起的瓦坎达逃犯,怀着对非洲之流散的义愤冲进银幕时,瓦坎达需要决定是否继续在“时间的另一侧”生存,还是重新踏入、干预它曾经逃避的殖民历史。

虽然《黑豹》自有其华丽的电脑特效段落,但他对待技术的态度是崇敬的,而非憎恶或恋物的。瓦坎达的科技将灵性与科学无缝连接:传统的非洲珠链像所有强力的交互设备一样运转;非洲牧羊人式的斗篷能够以特定的频率发出电磁波。

这并不是《奇异博士》的异国版本,而是真正的非洲未来主义科幻作品,动摇了西方技术进步主义的概念。许多《黑豹》中的美学元素都是受艺术家布赖恩·斯特尔弗里兹的启发,它在2016年为科茨主笔的《黑豹》绘制漫画。

虽然瓦坎达是由许多艺术家、作家共同描绘的,但斯特尔弗里兹负责根据非洲未来主义的当代设计来更新瓦坎达的科技,他的设计理念更多地来源于“农业需求”而非工业。茅草顶状的飞船、鸟形的气垫船、祖鲁式的服饰和充能防弹衣……影片中的瓦坎达提供了这样的一个范例:这个社会的科技进步并不是以传统文化作为代价,而是与它和谐共处的。

这一理念甚至渗透在《黑豹》那些最浩大的动作场面之中,它们无一例外地充斥着仪式感——无论是瀑布旁的决斗场景,还是赌场里蜿蜒的长镜头都是如此。这部电影的另一个创新之处,在于女性角色的突出位置:从科学天才苏睿到奥克耶领导的全部由女性组成的护卫队,瓦坎达的女性自始至终引导着影片的叙事。

但是,这部影片颠覆性的能量,仍旧被漫威的经销权所限制着,这直截了当地暴露了大制片厂模式的缺陷。《黑豹》注定要在一个启示性的、以救世为名义的毁灭性场景中结束,它简化了原作的精神、削弱了其颠覆意味。

“杀人魔头”埃里克的角色是这一倾向最大的受害者,他复杂的过去与政治上的革命性(在某种程度上使得他比特查拉更值得成为影片的标题)遭到扭转、削弱,堕入滑稽的邪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特查拉在《黑豹》的结尾对国际主义的接纳也是漫威更大的叙事网络的诉求。他最终加入了复仇者联盟,一个制造破坏来从别的世界性力量中“拯救”地球的组织,一片“惨白”的科幻帝国主义。

《黑豹》为了迎合漫威电影宇宙的条条框框和政治品牌所走向的结局,与它自身的主题形成了一个反讽的对照。

回收二手发电机

粉碎打捆机厂家

为人民服务酒

abb变频器维修